类型多元,匠心恒一:动物历险大电影《动物出击》导演冯小宁专访

时间:2019-03-15 00:01:19阅读:编辑:
摘要:冯小宁认为,中国电影市场虽然火爆,但是影片的类型依然比较单一。而他的最新力作《动物出击》,却凭着他30年的导演功力积累,为儿童商业电影的领域扩展做出了探索。“我用三十年的时间学习电影
  • 动物出击
  • 冒险 科幻 冒险 科幻 冒险 科幻 冒险 科幻
类型多元,匠心恒一:动物历险大电影《动物出击》导演冯小宁专访
类型多元,匠心恒一:动物历险大电影《动物出击》导演冯小宁专访
1/8

摘要:冯小宁认为,中国电影市场虽然火爆,但是影片的类型依然比较单一。而他的最新力作《动物出击》,却凭着他30年的导演功力积累,为儿童商业电影的领域扩展做出了探索。

“我用三十年的时间学习电影,是不断反思自己的不足,想办法把自己电影的每一个镜头,让更多的观众能够贴切地理解和接受。”在一个阳光柔和的午后,正在接受采访的冯小宁导演如此说道。

这位凭借《红河谷》《黄河绝恋》《紫日》战争三部曲享誉海内外的第五代导演,早在1988年就凭借电视剧处女作《病毒·金牌·星期天》获得了飞天奖最佳导演奖和最佳单本剧奖,这也是他的第一个最佳导演奖。获奖第二日,他就看到了奥斯卡颁奖礼授予黑泽明终身成就奖的新闻。

三十年后,冯小宁仍然对黑泽明当日的获奖感言记忆犹新。黑泽明当时说:“我今年90岁,我一辈子都在学习拍电影。今天得到了这个奖,是鼓励我继续学习怎么拍电影。”彼时,凭处女作就摘得飞天奖最佳导演的冯小宁,立刻从黑泽明的获奖发言中顿悟。

“一个90岁的世界顶级大师还在说他要学习怎么拍电影,我哪敢有任何的懈怠?我觉得这是一种自我的修养。”

当提到他的最新作品《动物出击》时,冯小宁说,在中国把动物作为主要角色去推动故事,为孩子们量身定制与他们想象力契合的剧情走向,可能在中国还是第一次。

一、聚焦鲜活动物形象,打造孩子们爱看的“动物历险”大电影

所谓的“动物电影”在世界上有很多,国内此前也有,但大部分情况下,都是在影片中把动物设置为一个普通“道具”。虽然此类影片的主题往往都是展现人和动物相处之间的趣味、理解和感情,但往往突出的是人类居高临下的喜爱或者怜悯,真正把动物作为平等主角去表现的电影并不多,尤其是能够以孩子的视角去欣赏动物,和动物成为朋友,就更少了。

也正因此,《动物出击》颠覆了此前动物电影的设定模式,以孩子的同理心站在动物的角度,将动物作为影片中的主要角色去推动故事。当提到为什么要去做这样的尝试,冯小宁称,现在中国电影市场非常“火”,动辄数亿票房,但相对而言此类型影片还不够丰富。

“在片种上进行尝试和探索的比较少,属于独创的东西并不多。我觉得我是一个很喜欢创新理念的人,在我的作品中我很喜欢去尝试一些新的东西。”

这种创新理念和创新思维,冯小宁在早期执导的作品中就已经在进行尝试了。

“我在《大气层消失》剧本里写到了人和动物发现,原来我们人类对环境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,那时候完全是一种想象。但那个年代的想象力实现手段太单一,胶片时代,而且那是我的电影处女作。”

三十年前,在冯小宁自编自导的科幻片《大气层消失》的剧本里,他就已经表现了动物为了拯救人类牺牲自我的博爱情怀。

“现在我等了三十年了,我觉得中国电影还没有人超过这种创新理念。现在的电影技术和电影的设备都已经很不错了,制作的水准也相应提高,我想再把这样的一种感觉表现出来,所以就有了《动物出击》。”

冯小宁称这是自《大气层消失》后,“28年磨一剑的作品”。他提到,当年的《大气层消失》是直觉为先,和生活现实相结合;现在是理念先行,先有清晰的理念,而不是完全凭直觉。

除此之外,该片最大的特点,在于有关动物出场的镜头全部采用实拍。

“我把这批动物当作我的演员去培养,把它们在镜头下的状态按照我的故事情节来一点一点进行调整,这样出来的东西怎么都比电脑特效做的要真实,这种方法就是一种创新。”

在三十年的创作生涯中,冯小宁始终没有放弃对动物题材的探索。在《动物出击》的创作过程中,他的理念就是实拍,尽管知道会非常艰难。

以真实动物来进行拍摄,除了展现“真实感”以外,更重要的在于,相比特效,这批活生生的动物更能传达影片的主题立意。

“我们大家要知道动物是有感情的,所有养宠物的‘铲屎官’们都应该知道,而且孩子们应该更有感受。动物是有思想和感情,它的思想是能够和我们交流的,它的感情也并不次于人类,很多观众会有同感。”

二、三十年如一日,戏里戏外传递责任情怀

《动物出击》讲述了:一场无人知晓的巨大灾难即将降临!生死关头,一个无意中能与动物对话的小女孩从动物那里知了这个可怕的消息。危机之中,动物们行动起来,与女孩在一起,为拯救海洋,拯救岸上的城市和所有生命,迎着巨轮冲了上去。当女孩和动物们到达巨轮上时,他们却发现又一个惊天危机……

“在我的电影中,一直努力地想通过故事,让观众感受到我们对动物、对家园要有一种责任和珍爱。”

由于几十年来的坚持不懈,冯小宁不仅被政府授予中国环境大使,同时还是世界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中国形象大使。

冯小宁的电影拍摄屡屡涉足最艰苦的地方,《黄河绝恋》在农村,《青藏线》在高原,《动物出击》也不例外,该片在拍摄过程中去了四个国家和国内的二十多个省市自治区,包括无人区。虽然大城市的人认为无人区荒凉,但冯导以己度人,“作为当地人,那是他的家乡和故土。我们要尊重人家,我是这种理念。我们去可可西里,这是无人区,我们就可以糟蹋吗?那是藏羚羊的家乡。”

拍摄过程中,剧组深入内蒙边境,当地方圆百里不见人的踪迹,但景色却保持着最原生态的面貌。“那个地区的生态环境特别好,特自然,但蚊子也特别多。到了傍晚以后,蚊子奔着亮来了,能厚到把窗户全部铺满,拿尺子量。”虽然拍摄艰苦,但是冯小宁的团队却从不喊苦,反而兴奋异常,因为在那种特殊的环境下,才能捕捉到中国电影中从未有过的镜头。

这种对自然之美的执着和追求,冯小宁坚持了三十年。而这份且琢且磨的用心在《动物出击》里达到了极致,因为“这是一部拍给孩子看的电影。”

“希望可以给孩子们心里洒进一颗责任的种子。”这位镜头语言里始终对家园爱得深沉的中国导演如此说,“这也是拍这部电影的一些初衷想法。”

三、人文精神与知识探索,源自家族血脉传承

无论是历史题材、军事题材,还是儿童题材,冯小宁的作品为什么总是倾注了很强的人文关怀和人文思索的意味?

也有很多人曾问起,为什么冯小宁拍的片子跟别人不太一样?

对于这两个问题,作为知识型导演的冯小宁承认,这与家族背景有一定的关系,“像电影题材创新,是靠知识来做。我有爱学习的天性,这可能和家族传承有关。”

“我小时候看的很多书,是从外公的大书架子上拿来看的,我爸爸也喜欢看书,他懂英德俄日四国语言。我看的第一本中英文对照书,是我12岁的时候从我爸爸那里拿来的《老人与海》。”

冯小宁出身于中国近代史中的顶级知识分子家庭,冯小宁的外公,是曾任北京师范大学的副校长兼教导主任兼数学系主任的傅种孙,也是华罗庚的老师,而当时北京师范大学文学系的教授是李大钊和鲁迅。

数学家、教育家傅种孙是第一位把数论和平面几何引进中国教育的先驱者,并曾代表中国到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进行访问学习。

而冯小宁的爷爷冯功亮是1922年的共产党员,当年全国党员不过一百多个,几乎全部都是大家族的青年知识分子。冯功亮当时在唐山铁道学院上大学,最早的党组织在唐山交大支部,他是支部书记。那时候他们要坐火车,从唐山到北平听李大钊的课。

冯功亮最后一次离开家的时候,冯小宁的父亲才刚满一岁。当时1927年“白色恐怖”时期,冯功亮受中央指派到上海,由周恩来安排到苏区,在九江最后一次跟家族的人见了一面,然后就去了苏区,后来牺牲在第五次反围剿中。

“家族给我的这种影响是那种知识分子的东西,但是中国的知识分子在近代历经磨难。”而对于自己经受的磨砺,冯小宁提到,“当年给我分配的工作,是燕山石化总厂机修厂铸造车间的翻砂工。我太谢谢当年了,如果我没有这八年的苦难生活,我不可能懂得什么叫人民。”

也因此,冯小宁认为这些苦难叠加在命运中,造成他在后来拍摄的所有作品中,不可能不去思考民族精神和历史教训。在现有的条件下,在尽可能让观众喜闻乐见的形式下,他认为电影创作者“要去讲述中华民族的精神,和支撑着中华民族的历史。”

“我亲历了中华民族知识分子的近代史,我们的家族三代人是怎么样的过程,该传承下来的这种对民族的忠诚,对国家和人民的热爱是血脉中的。”

在中国导演中,冯小宁绝对能够称得上是“贵族出身”。而作为一个出身贵族的导演,除了在显赫的家世背景中获得了精神和文化层面的传承之外,八年翻砂经历也使他真正体会到了何为“人民”。对于“贵族导演”而言,能顾深入了解普罗大众的生活是弥足珍贵的。这也是为什么,冯小宁拍摄的“战争三部曲”格外打动中国和海外观众。

“真正的贵族是什么样的?是对这个民族的责任,是一种自觉的责任,是自觉把自己所追求的事业和工作放在第一位,把名和利放在之后,这种精神是贵族精神。”结合家族背景和自己的导演职业,冯小宁如此理解“贵族精神”四个字。

“我觉得我三十年来做电影就是这样,让观众记住电影中正能量的东西,让大家去感动。至于观众是不是记住了你的名字,无所谓。一个导演一定要有这种境界。”

一段与电影三十余年的盟誓,一场凭匠心二十八年的雕琢。冯小宁导演甚而珍视的力作《动物出击》将于4月26日与观众见面。他会用怎样鲜活的想象颠覆认知,又会凭着怎样诚意的探索丰富中国电影的类型?这一切,都有待我们从片中寻找答案!

相关资讯

评论

    评论加载中